指紙渣

副官結結實實的抓住了神算揮過來的手,不打算再放開了

【副八】齊八爺 親啟(下)

欸嘿,結束了,先說好不翻桌
我的梗,這就是我的梗(欠打臉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“八爺、八爺”

聽見了那溫柔的嗓音聲聲喚著自己,有人輕輕的晃著他的肩,將他從無限輪迴的惡夢中拉了出來,猛的從椅背彈起,睜大眼睛,看到眼前那明眸皓齒的臉,被月光照的更加白皙好看,朝思暮想的那人,現在就在自己面前。


沒有任何受傷?

八爺用手在副官全身上下摸了一遍,嗯,依舊精壯

不是幻象,真的是活人?

八爺用力的捏了捏副官的雙頰,嗯,很軟手感很好

但需要在確認一次

八爺握拳的雙手猛的朝副官胸口不斷的捶,嗯,很結實寬闊

祖師爺曾說過重要的事要確認三次

八爺伸手……


副官抓住了八爺第三次向自己伸來的雙手。看著眼前那剛從噩夢中驚醒,額頭上還冒著冷汗的八爺,醒來就盯著自己,也不說話,突然就伸手開始亂捏亂抓,停手後還肯定般點了點頭,又再次伸手過來,這八爺是在自己不在的期間甜食吃太多,吃傻了?

───


這次雖然路途遠,敵方數量又多,但張大佛爺是什麼人,帶出來的兵一個抵十個,當然是打了勝仗。回程路上,眼看再一天的路程就能回長沙,當晚紮營後,在佛爺的默許下,士兵們把下午經過別的城內市集時買的酒肉乾糧通通搬了出來,開心的慶祝了起來。

副官在火堆旁一人坐著,從自己胸前掏出了信封,裡面裝著八爺給的小紙人,雖然在戰場上替自己擋過一劫後就能丟棄了,但這可是八爺給的,還打算要收著一輩子吶。
還有一對戒指,用白玉做成的,內側還請人各刻上了自己與八爺的名子。幾個月前就買了,本打算請人捎回去,想想還是回去時親自給的好。映著火光,將對戒拿在手上,一想到對方會有甚麼表情,嘴角就不自覺的上揚,眼睛瞇成了彎月。

突然,腹部感到一陣絞痛,吃壞肚子了?! 戒指收到口袋,趕緊在附近找個隱蔽的地方解脫,偏偏沒想到,這劇烈疼痛的困擾,是接二連三的。

問了才得知,今晚的食勤兵當中混入了個自以為是的小兵,把不知為何物的”美味食材”加到了要給佛爺和副官的菜中,期待著待會兒能得到讚賞。

看著唇都白了的副官,佛爺立馬派車送人到稍早經過的城,到醫院好好治療。這突發狀況當下,副官可沒心思注意信封早在當時就掉了,就這麼巧地給佛爺撿著。

隔天在醫院內多休息了半天後,副官回了長沙,才知道那只裝著紙人的信封已經交到八爺手上。

而佛爺才剛開始不久,接受那接二連三的疼痛。

───

“八爺?”

溫柔的聲音又喚了自己

被抓住的雙手感受到對方掌心的溫度,是真的,他還活著,回來見我了,一想到這,視線漸漸被眼淚弄的模糊。

副官一看,立刻把人擁入懷中,緊緊抱著,看八爺哭成這樣,副官無奈的笑了笑,這下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了,實話實說肯定是要挨打罵的,還是趕緊先把人哄睡才是上上策。 


隔天一早,八爺拿著平時兇小滿才會用到的藤條,追了副官好幾條街。 

而那手上戴著刻有”張日山”的白玉戒指。 

另一枚有著自己名子的,則在那狂奔好幾條大街後,堵住自己唇的呆瓜手上。


───

噢,信封上那血漬,是當下聽完那小兵解釋後,副官給予讚賞的一擊,從那人鼻腔噴濺而出的。 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看完如過有血從嘴裡湧出,想打我的,都歡迎
歡迎各種回復告知讀後心得www

评论(2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