指紙渣

副官結結實實的抓住了神算揮過來的手,不打算再放開了

【副八】齊八爺 親啟(上)

我能寫完嗎
說是副八,但副官呢

───

一大早,市集正要熱鬧,就看著一輛輛軍車浩浩蕩蕩的駛進長沙城內,是張啟山張大佛爺的軍隊,出了城半年多,如今打勝仗回來了

齊家香堂內,八爺靠在椅上,吹吹口哨,逗著鳥籠內的畫眉,時不時輕輕笑個幾聲,前幾天算了一掛,算到佛爺的軍隊今日就會凱旋回長沙,一想到能見到呆瓜,可愛的酒窩就出現在頰上

當日下午,八爺看見那輛總是出現在自家堂口外的車,微微瞇眼,想著要如何對應那位定是要來”請”自己去張府的青年副官,又想一個箭步的衝上前去看看他。在剛跨出一步想大喊時,才注意此時買貨的客人多,這樣蹦蹦跳跳的出去會丟了齊家的穩重,晚上祖師爺會到夢裡罵個臭頭,只好趕緊站穩,閉上了嘴,手背在後面,左看右看裝做是出來巡巡,小步伐快速地往門口去

卻走到一半就止住了,從那輛車下來的人,不是他思念了半年的青年,而是有時會在佛爺宅邸遇見,打過幾次面照的副官,對八爺敬了個禮後說到,佛爺請二爺、齊八爺、解九爺三人到張府,要談談這戰過後對長沙的影響。八爺微微一愣,還是上了車,心想這張呆瓜今天是怎麼了沒出現,難道是太累休息去了

進了府上,與佛爺、二爺、解九立即談及正事,把心中的疑慮先壓下,但到了要離開前仍沒看張副官出現,突然覺得心中有些不安,呆瓜該不會出了甚麼事吧,又想到半年前替副官算過,是有驚無險的一掛,肯定是能安全回來的,別自己瞎操心,肯定只是累了,明天一早就會出現了。

“老八”

在要離開時,佛爺又叫住了自己,轉身一看,佛爺從拿胸口的口袋拿出了封信,皺著眉遞了過來,沒有說話,八爺愣愣地接過,看著淺褐色的信封上用一看就知道是誰的字跡寫著

”齊八爺 親啟 ”

但他人呢?八爺兩字上還殘留了一兩滴血漬,讓拿著信的手開始微微顫抖


──tbc


小弟我文筆不好,但突然想到的梗(雖然還沒出現),就是想寫!就是想寫!!多多指教感恩

絕對沒刀,沒刀!!((搖頭

评论(6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