指紙渣

副官結結實實的抓住了神算揮過來的手,不打算再放開了

一颗茶蛋:

副八gif/9P】

这一对真的是从斗嘴的欢喜冤家到宠宠宠啊,年下太好吃了!第9P瞩目,大概只有八爷才能这样对小副官呀,这要是其他人早被打死了好伐!!

我八爷真是太萌了 TUT 啊啊啊好想SM他!!!!


 #我有病 我吃副八結果竟然在車啟副虐副官

告知副八夥伴,請不要毆打我

不管如何,本篇副官的心是八爺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"八…啊…八爺…嗚…"呼吸凌亂,連話都說的短短續續。


此時的張副官雙手被皮帶綁在床頭,眼睛被領帶矇住,軍綠的上衣皺摺不堪,軍褲早已不知被拋去何處,白皙的雙腿被架在身上之人的兩肩,對後庭的撞擊有規律的持續著。


本來因為把日山的初次奪去而龍心大悅的張啟山,在聽見身下之人除了時不時的嗚咽聲,再次開口竟是那喊那臭算命的,原本的愉悅瞬間又被憤怒掩蓋,衝撞的力道與速度又加重了許多。


"啊!…嗚…"副官被突如起來加快的衝擊刺激,沒忍住的發出了聲音,又再次咬緊牙關,忍耐著。


他不知道佛爺為何要這麼做。


就在早些時間,趁著佛爺在房中看書,副官將八爺與自己的關係告知了佛爺,請求佛爺能給他幾天的假……...話都還沒說完,領口突然被抓住,整個人被摔上了床。


“佛爺?“還在莫名之餘,腰帶突然就被扯了下來,被拿來束縛住自己的雙手


“佛爺!?“驚慌的對著長官又喊了一聲,對方沒有回應,眼中帶著不知名的憤怒,拽下了領帶,矇住了副官的眼。


軍褲被扯下,與下身劇烈的疼痛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"告訴你張啟山,就算身體是你的,心依舊是我齊鐵嘴的"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近書讀得不知所以然了....阿哈哈哈阿哈哈哈哈哈.....

本想用副八虐佛爺,誰知道腦子一轉,好像還是虐到小副官..副官身虐我愛

但虐了張啟山的心,我就開心,完全不覺得有愧對於副八

文筆破破見諒

恩...加油...剩下各自腦部 謝謝再聯絡

來來來,吃玻璃,想像一下,

清晨天剛亮,八爺坐在湖畔,手裡緊緊抱著個什麼......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日山,帶我走,帶我離開這個地方

離別前不是約定了,等你回來我們就成親,我們要與九門的各位表明,要大大方方的在一起,要讓全長沙的人都知道

但,你現在在哪?

一聽到你們回城,我就立刻去佛爺家找你,可卻沒見著

佛爺,副官呢? 我問

他累了,在休息。 佛爺這麼告訴我

聽到後,我鬆了口氣,原來只是累了休息。

那我就不吵你了,好好休息,等睡足精神好了,就好好的來陪我,陪我去市集逛,我可要你幫我提東西,買點心的錢都要你出吶!

隔天一大早我剛醒,早飯都還沒吃一口,你們家佛爺就來找我,真是的,你也總是這樣,有樣學樣

一來就莫名奇妙的給了一堆禮,一堆銀子,也沒說什麼就走了。你已經把我們倆的事告訴佛爺啦?這是你們張家發的聘禮不成?

對了,佛爺走前親手給了我一樣東西,拿的我都把早飯全給小滿吃了。

是你的軍帽和徽章......



颱風天就是個腦袋放不進課本的日子
有ABO梗卡在腦袋好久好久
就是一直沒給它字體化


最近修圖修上癮,
還有一百多張可以慢慢修(有病
文....想生文....可是就是沒空(哭

真是個門有各的色調阿...
渣渣功力渣渣修,手機修完電腦看果然有差
阿就這樣啦....沒佛爺是意外(跑

【副八】齊八爺 親啟(下)

欸嘿,結束了,先說好不翻桌
我的梗,這就是我的梗(欠打臉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“八爺、八爺”

聽見了那溫柔的嗓音聲聲喚著自己,有人輕輕的晃著他的肩,將他從無限輪迴的惡夢中拉了出來,猛的從椅背彈起,睜大眼睛,看到眼前那明眸皓齒的臉,被月光照的更加白皙好看,朝思暮想的那人,現在就在自己面前。


沒有任何受傷?

八爺用手在副官全身上下摸了一遍,嗯,依舊精壯

不是幻象,真的是活人?

八爺用力的捏了捏副官的雙頰,嗯,很軟手感很好

但需要在確認一次

八爺握拳的雙手猛的朝副官胸口不斷的捶,嗯,很結實寬闊

祖師爺曾說過重要的事要確認三次

八爺伸手……


副官抓住了八爺第三次向自己伸來的雙手。看著眼前那剛從噩夢中驚醒,額頭上還冒著冷汗的八爺,醒來就盯著自己,也不說話,突然就伸手開始亂捏亂抓,停手後還肯定般點了點頭,又再次伸手過來,這八爺是在自己不在的期間甜食吃太多,吃傻了?

───


這次雖然路途遠,敵方數量又多,但張大佛爺是什麼人,帶出來的兵一個抵十個,當然是打了勝仗。回程路上,眼看再一天的路程就能回長沙,當晚紮營後,在佛爺的默許下,士兵們把下午經過別的城內市集時買的酒肉乾糧通通搬了出來,開心的慶祝了起來。

副官在火堆旁一人坐著,從自己胸前掏出了信封,裡面裝著八爺給的小紙人,雖然在戰場上替自己擋過一劫後就能丟棄了,但這可是八爺給的,還打算要收著一輩子吶。
還有一對戒指,用白玉做成的,內側還請人各刻上了自己與八爺的名子。幾個月前就買了,本打算請人捎回去,想想還是回去時親自給的好。映著火光,將對戒拿在手上,一想到對方會有甚麼表情,嘴角就不自覺的上揚,眼睛瞇成了彎月。

突然,腹部感到一陣絞痛,吃壞肚子了?! 戒指收到口袋,趕緊在附近找個隱蔽的地方解脫,偏偏沒想到,這劇烈疼痛的困擾,是接二連三的。

問了才得知,今晚的食勤兵當中混入了個自以為是的小兵,把不知為何物的”美味食材”加到了要給佛爺和副官的菜中,期待著待會兒能得到讚賞。

看著唇都白了的副官,佛爺立馬派車送人到稍早經過的城,到醫院好好治療。這突發狀況當下,副官可沒心思注意信封早在當時就掉了,就這麼巧地給佛爺撿著。

隔天在醫院內多休息了半天後,副官回了長沙,才知道那只裝著紙人的信封已經交到八爺手上。

而佛爺才剛開始不久,接受那接二連三的疼痛。

───

“八爺?”

溫柔的聲音又喚了自己

被抓住的雙手感受到對方掌心的溫度,是真的,他還活著,回來見我了,一想到這,視線漸漸被眼淚弄的模糊。

副官一看,立刻把人擁入懷中,緊緊抱著,看八爺哭成這樣,副官無奈的笑了笑,這下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了,實話實說肯定是要挨打罵的,還是趕緊先把人哄睡才是上上策。 


隔天一早,八爺拿著平時兇小滿才會用到的藤條,追了副官好幾條街。 

而那手上戴著刻有”張日山”的白玉戒指。 

另一枚有著自己名子的,則在那狂奔好幾條大街後,堵住自己唇的呆瓜手上。


───

噢,信封上那血漬,是當下聽完那小兵解釋後,副官給予讚賞的一擊,從那人鼻腔噴濺而出的。 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看完如過有血從嘴裡湧出,想打我的,都歡迎
歡迎各種回復告知讀後心得www

【副八】齊八爺 親啟(中)


不可能,不會有事的,齊家的卦從來沒有失誤過的

努力抑制自己的顫抖,調整呼吸,緩緩地打開了信封,從中拿出的是一張符紙摺成的紙人,紙人的胸口處破了個洞,破裂的邊緣有著微微燒焦的痕跡。

 
─── 
 

半年前,在要離開長沙時,那呆瓜來自家香堂找過他,一身筆挺的軍裝,笑笑的看著他,沒有說話。那時間長的讓平時自認臉皮厚的八爺都覺得害羞,但他也知道現在不多看這呆瓜幾眼,之後等待的日子裡肯定會後悔的要命。

就這樣兩人都沒說話,靜靜的看著對方,也不知道底過了多久,青年才說道自己要隨佛爺上戰場了,下次見面不知道要多久,八爺願意等嗎。

只見八爺從胸前掏出了一隻小小的紙人,叫他要好好帶在身上──那是昨晚替副官算出了那有驚無限的一卦後,咬破自己指尖畫出的符摺成的──交到那才正值青春就佈滿繭的手中,手心相疊後就緊緊地抓著不放,感受對方掌心的溫度

“當然,多久我都願意等”

嘴角上揚,露出了那可愛的虎牙。

 ───

看著那破口邊緣微微焦黑的紙人,知道這紙人肯定有替副官擋掉了那致命的一擊,有驚無險,既然紙人起了作用,那人肯定是平安的,心頭的不安微微減少了,但怎麼沒出現在佛爺身旁,怎麼沒來香堂接人。

抬頭正想開口問,就見佛爺皺著眉,額頭微微冒著冷汗,嘴唇抿著,似是要說甚麼。“副官他……”話到這卻停住了,佛爺皺著的眉頭更深,看了他一兩眼,做出了稍等的手勢後,快步地離開了客廳,留下了八爺獨自一人。

看著佛爺離開前那欲言又止、面有難色的樣子,再看看手中信封,字跡上的血漬,那紙人……既然這樣人肯定要沒事的,那為何人不在此,獨回來了這裝著要他時刻帶牢的紙人的信封,那血跡到底是甚麼狀況下才會染上的,那副官到底想傳達什麼,搖了搖頭讓自己別再胡思亂想了,等了一陣子也沒見佛爺回來客廳,看來自己還是先行離開吧


一路上卻又止不住的思考,軍隊在回長沙的途中可能發生的變故,思索了一大堆副官可能發生意外的事,嚇的自己越來越不安,回了自家香堂,也無心營業,日近黃昏就把大門關上了,看著小滿準備好的晚飯,卻是一口也沒吃,默默坐在院子,看著天色漸漸變暗,手中的信封越攥越緊。
擔憂過度,心神操勞,一個不注意就睡著了,在夢中出現的仍是自己所想到的變故,自知是夢卻醒不過來,只能看著青年在一次次意外中重傷、喪命

 

天色暗了,門外忽有一道修長的黑影翻上了牆,悄悄的走到院內,盯著那眉頭深鎖,嘴邊斷斷續續的說著“別…不要…..快跑….”的長沙有名的神算。

月光照下來,那人正是一身軍裝的青年。

 ───tbc ───

自己超拖戲的(汗汗汗

快完了!真的快完了!!各種意義上真的完了(掩面

【副八】齊八爺 親啟(上)

我能寫完嗎
說是副八,但副官呢

───

一大早,市集正要熱鬧,就看著一輛輛軍車浩浩蕩蕩的駛進長沙城內,是張啟山張大佛爺的軍隊,出了城半年多,如今打勝仗回來了

齊家香堂內,八爺靠在椅上,吹吹口哨,逗著鳥籠內的畫眉,時不時輕輕笑個幾聲,前幾天算了一掛,算到佛爺的軍隊今日就會凱旋回長沙,一想到能見到呆瓜,可愛的酒窩就出現在頰上

當日下午,八爺看見那輛總是出現在自家堂口外的車,微微瞇眼,想著要如何對應那位定是要來”請”自己去張府的青年副官,又想一個箭步的衝上前去看看他。在剛跨出一步想大喊時,才注意此時買貨的客人多,這樣蹦蹦跳跳的出去會丟了齊家的穩重,晚上祖師爺會到夢裡罵個臭頭,只好趕緊站穩,閉上了嘴,手背在後面,左看右看裝做是出來巡巡,小步伐快速地往門口去

卻走到一半就止住了,從那輛車下來的人,不是他思念了半年的青年,而是有時會在佛爺宅邸遇見,打過幾次面照的副官,對八爺敬了個禮後說到,佛爺請二爺、齊八爺、解九爺三人到張府,要談談這戰過後對長沙的影響。八爺微微一愣,還是上了車,心想這張呆瓜今天是怎麼了沒出現,難道是太累休息去了

進了府上,與佛爺、二爺、解九立即談及正事,把心中的疑慮先壓下,但到了要離開前仍沒看張副官出現,突然覺得心中有些不安,呆瓜該不會出了甚麼事吧,又想到半年前替副官算過,是有驚無險的一掛,肯定是能安全回來的,別自己瞎操心,肯定只是累了,明天一早就會出現了。

“老八”

在要離開時,佛爺又叫住了自己,轉身一看,佛爺從拿胸口的口袋拿出了封信,皺著眉遞了過來,沒有說話,八爺愣愣地接過,看著淺褐色的信封上用一看就知道是誰的字跡寫著

”齊八爺 親啟 ”

但他人呢?八爺兩字上還殘留了一兩滴血漬,讓拿著信的手開始微微顫抖


──tbc


小弟我文筆不好,但突然想到的梗(雖然還沒出現),就是想寫!就是想寫!!多多指教感恩

絕對沒刀,沒刀!!((搖頭